中国上海浦东陆家嘴世纪大道8号上海国金中心, 邮编:200120    电话:  

广东一市政府公务餐 吃垮国际大酒店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当我们把走穴目标锁定医学专家,对他们说三道四的时候,另一类没有任何风险的走穴群体又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对于一位知名经济学家、法律专家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一堂课 手游风向标《摩游记》再刷市场惊爆记录 摩卡世界轻网游代表作《摩游记》,作为登陆腾讯手机QQ的首款客户端社交游戏,上线仅两个月的时间,注册用户暴涨100万,实现“颇为 。

  “他们领导每天都有150元的免费餐,可我们员工却连买米钱都没有。”这些原本在这家四星级酒店里“合理”的惯例,现在都成了员工们抱怨的理由

    酒店副总经理林海英一脸黯然:“酒店现在一天的收入,少的时候只有1000多块钱,外边卖云吞的小店都比我们强!”

    阳江市财政局工作人员称:这些账单跟财政局没有任何关系,每年的接待费用都是有预算的,也都按时划拨给接待处了,现在欠酒店的钱,主要是超额消费的。不过,每年接待费用不够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有关领导正在研究,如果市政府要求拿财政的钱来冲账,那履行完程序以后,也可以。但现在还没接到市政府有关领导指示
    
    广东阳江,有一座在粤西地区颇有点名气的豪华大酒店。

    10年前,阳江一家企业贷款数亿,按照四星级标准,修建了阳江国际大酒店。从那之后,这栋豪华的四星级酒店成为阳江各种公务接待和消费的最主要场所,据酒店经营方介绍,酒店近60%的营业收入,来源于公务消费。

    但红火的公务消费并没有给酒店带来良好的业绩,先是投资方无法还贷,将酒店抵押给发放贷款的中国银行,中国银行接手后,不到5年时间,酒店便濒临倒闭,300多名员工的300多万工资和社保无处讨要,最终把酒店告上了法庭。

    在这起普通劳资纠纷的背后,记者发现,2003到2004不到两年时间,阳江市政府欠下了300多万吃喝账,中国银行阳江分行则欠了700多万。正是这些长期追不回来的账单把国际大酒店拖向了倒闭的边缘,也直接造成了工人们无法拿到300多万血汗钱。

    这座被吃垮的酒店现在又被变卖给新的投资者,在这场财富游戏中,受损害的只是那些勤勤恳恳地为酒店工作了近10年,如今却衣食无着的员工。


    要不回来的血汗钱

    从2006年8月份起,国际大酒店豪华的大堂和会议室就变成了一个劳资斗争的场合。“伺候人伺候了这么多年,如今,连个饭碗也没了,以前的工资也都讨不回来。”工人们的诉苦听起来令人心酸。

    “他们领导每天都有150元的免费餐,可我们员工却连买米钱都没有。”这些原本在这家四星级酒店里“合理”的惯例,现在都成了员工们抱怨的理由。

    谭律光是酒店工会助理,也是工人们讨薪活动的带头人。虽然不是工会主席(主席由酒店总经理林俊杰兼任),但在工会这几年,谭律光读了不少工会章程和各种与劳动保障相关的法律和办事程序。他先是带领工人们到劳动局监察科投诉酒店拖欠8个月工资,接着又请求劳动仲裁。

    2006年9月份,这场劳资纠纷经媒体报道后,在广东省内引起了相当大范围的关注,去过阳江市的上级官员都知道,阳江国际大酒店一直以来都是粤西地区赫赫有名的接待单位,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情?

    广东省社会保障厅介入后,11月16日,阳江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了具备法律效力的裁决,要求阳江国际大酒店在裁决生效后3日之内,支付300多名员工工资以及赔偿金共计300多万,并为员工缴清2005年2月起至2006年8月止的社保金210多万。

    12月15日,记者再次前往阳江采访时,300多名工人的工资依然没有着落。对于这座早已陷入困顿的国际大酒店来说,500多万在此时像是个天文数字,显然无法兑现。

    酒店副总经理林海英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是一脸黯然:“酒店现在一天的收入,少的时候只有1000多块钱,外边卖云吞的小店都比我们强,而我们这样一个有248套房间,1000多个餐座的四星级酒店,每个月的水电费都要约60万,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大半年,哪里还会有钱去给工人们发工资,更别说补发以前的工资了!”

    生意最好的时候,据酒店财务部的员工介绍,每个月账面上的收入有400多万。

    市政府的305万欠单

    “酒店陷入困境,是从2004年开始的。”林海英说,一直以来,政府的公务消费和公司的团体接待都是国际大酒店的主要业务,占到近6成。公务接待一般价格低廉,没有多少利润空间,加上市场竞争太激烈,酒店多年没有重新装修,内部设施陈旧,慢慢失去了竞争力。

    据谭律光介绍,国际大酒店原本是阳江科旅集团1996年投资3.2亿建造,当时建设资金大部分源于中国银行阳江分行的贷款。1998年底,由于偿还不了贷款,酒店加上其他配套项目以4.6亿的价格抵押给中国银行。从那之后,中国银行开始自己经营管理这座阳江最豪华的酒店。

    从1996年开始,谭律光就一直在酒店工作,中国银行接手经营之后的几年里,酒店内部的状况让他痛心:去广州采购冬虫草,1市斤货就到财务部开1公斤的发票。买米买菜,明明有便宜而且质量好的不买,却专门去买又贵又差的,领导的朋友、亲戚来了,几乎都是免费吃喝,诸如此类的管理漏洞,在这家四星级酒店比比皆是。

    阳江市政府接待处在国际大酒店的签单消费,曾经有一段时间也相当混乱。据酒店财务部工作人员介绍,2004年之前,接待处有七八个工作人员都有权在酒店签单消费。记者得到的一份酒店内部记账清单显示,从2003年8月到2004年12月,17个月时间,阳江市政府接待处在酒店消费的未付款就达到305万。而作为投资方的中国银行阳江分行从1999年1月份开始到2004年12月,累计挂账有710多万。

    在员工们的记忆里,政府接待和中行的各种消费占去了酒店大部分的营业空间,而这些营业收入到现在一直都无法追回,酒店虽然看起来一直红红火火,却始终不能赢利,也没有资金投入,对老化的设备和房间进行装修

    2004年7月,在公务消费黑洞越来越大,国际大酒店又陷入经营困境时,阳江市政府办公室出台了一份《阳江市接待工作规定》,要求接待部门严格控制支出,防止铺张浪费。并对接待标准和财务流程作了严格规定:

    副厅级以上的客人,可以安排到条件较好的定点接待宾馆酒店食宿;其他客人,一般安排到中等档次的定点接待宾馆酒店食宿;不得超标准安排客人用餐,严格控制陪餐人数;每批客人原则上只宴请一次,要尽量减少陪餐人员,严禁大吃大喝、挥霍浪费行为。

    凡需要市接待处负责的公务接待,由有关单位填写接待报告单,报市委秘书长或市政府秘书长批准后,交市接待处安排。市接待处凭经批准的接待报告单核算接待费用,经市政府秘书长审核,呈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市长批准后,由市财政局安排经费。

    从那之后,在国际大酒店财务部,也就只有阳江市政府接待处处长冼卫成一个人的签字有效。与此同时,酒店的生意也一落千丈。更加雪上加霜的是,2004年,中国银行开始筹备海外上市,面对苛刻的海外战略投资者和国际市场法则,中国银行资金和财务流程的监管力度加强,对呆坏账处理力度加大,这些都使地处偏远小城的国际大酒店受到了影响,而这个影响几乎是致命的。

    当政府和银行两大主要消费客户都被规范起来,资金的来源不再顺畅之后,国际大酒店表面的红火也没有了,加上以前的旧账无法追回,酒店终于连员工的工资也发不下来了。

    公务消费谁来埋单?

    从2004年开始,国际大酒店的老总们成天忙的就是到处去追债,还成立了专门的追债小组,一次又一次跑去政府和银行要账,每次去接待处,他们得到的答复总是:财政局现在没有钱拨给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一个堂堂国际大酒店,怎么会只靠我们这点欠单发工资?

    冼卫成处长一直不肯当面接受记者采访,他只是说,政府正在想办法解决,钱已经到位了。阳江市财政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称:这些账单跟财政局没有任何关系,每年的接待费用都是有预算的,也都按时划拨给接待处了,现在欠酒店的钱,主要是超额消费的。不过,每年接待费用不够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有关领导正在研究,如果市政府要求拿财政的钱来冲账,那履行完程序以后,也可以。但现在还没接到市政府有关领导指示。

    拿不到工资的工人们不管这些。12月11日,100多名国际大酒店的员工涌往阳江市政府信访办,要求政府赶紧解决他们的工资。对于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国际大酒店表示不服,已经向法院提出了起诉。工人们想从早已成空壳的酒店拿回被拖欠的工资,“任重道远”。

    这些天,谭律光不断地接到恐吓电话,要他不要再带头要账,否则,找人砍死他。酒店也不断地拿来各种协议要求员工们签订,承诺放弃对酒店其他权利的主张后,再发放所拖欠的工资。

    同时进行的,还有酒店的转手。林海英说:“酒店如果不转型,那只有死路一条。”她说的转型就是卖给私人。

    谭律光说:“新的业主已经出面了,据说是被当地另外几家私营酒店的老板联手以低于8000万的价格买了下来。他们承诺发放这几个月的工资,但对旧账概不负责。”

    “这么好一个酒店,当时投资了几亿元建起来的,如今就这么卖掉了!”老员工们觉得可惜,“不过,只要能把血汗钱快点发给工人们就行了。”工人们说,卖了酒店,好歹能先把工资先发了,反正都是国家资产,一次性的流失,总比不明不白地被一点点吃掉好得多。这几年,这家豪华的大酒店日益破败,可是,靠着它,却有人买了房子,买了车,官员们也在这里随意吃喝,大肆消费。卖掉以后,总归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

    工人讨薪之艰难,公务消费之奢靡,银行资金运转之混乱,南海边上的小城里,这些元素样样齐全。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 上海富豪金丰酒店近日开业 】 坐落于上海最重要商贸区之一的浦东金桥出口加工区的富豪金丰酒店于近日正式揭幕。 富豪金丰酒店是香港富豪国际酒店集团在上海管理的第3家酒。 解析:豪华精品酒店纳入五星存在的问题 2010版饭店星级标准出台,规定小型豪华精品酒店可直接申请评定五星级,在酒店业引起不小的影响。据有关数据显示,最近三年,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