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海浦东陆家嘴世纪大道8号上海国金中心, 邮编:200120    电话:  

奥运会圆桌:酒店业不光光是卖床板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四季携手瑞安建业打造上海四季酒店项目 瑞安建业于2010年12月正式收购位于浦东区世纪大道的二十一世纪中心大厦,现时占大厦的酒店公寓部分70%股权。项目包括二十一世纪中心 据最新调查,占主导的投资者情绪从“保留”转移到了“买入”。 据仲量联行的半年度美国酒店投资者调查,在未来的6个月里,54%的酒店投资者将收购不景气的酒店作为他们最 。

    奥运会时有多少旅游者在北京?

    官方的一个保守的估计是,2008年8月8日至24日召开的第29届奥运会将吸引至少100万国内游客和50万国外观光者来到北京。

    那么多人同时集中在北京,首先的问题就是住宿。这在给北京酒店业带来巨大考验的同时,也显然孕育了巨大的商机。

    然而,争论也在业界继续,比如,北京的酒店业能否应对奥运会的接待压力?奥运会之后,北京的酒店业会不会过剩?而更为有意思的问题是,奥运能否提升北京乃至中国酒店业的产业思路和经营战略?

    在由本报主办的第四届“中国酒店金枕头奖”颁奖之际,记者特别邀请了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副主任、《旅游绿皮书》执行主编刘德谦,中国社科院旅游中心副主任李明德,上海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旅游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王大悟,南开大学商学院副院长、营销与服务管理教授白长虹,湖北大学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马勇,针对“奥运与酒店业发展“的主题进行了一次圆桌对话,以飨读者。

    总量没问题,结构有问题

    《21世纪》:北京的酒店行业能够应对奥运接待的压力吗?现在这些酒店从档次上讲缺口在哪?

    李明德: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要求,必须有800家饭店用于奥运接待。北京目前符合接待标准的星级饭店700多家,应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是从世界各国的经验来说,最为担心的是奥运会后怎么办?虽然也有人比如厉以宁站出来说:奥运会后没问题。但是还是有担心,比如说希腊的体育馆就得拆,它用不上,从世界各国举办奥运会的情况来看相当多的引发了经济和政治的一些矛盾,但是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不用担心。

    马勇:奥运的这些举办国我都去过。奥运会的影响是短期内的,更重要的是考虑后续的工作,从希腊、巴塞罗那、悉尼来讲,并没有大规模的跟进酒店,更多的是改造,包括质量,更多的是一些备选的方案,比如家庭旅馆。

    李明德:他们非常重视动用社会的力量。

    马勇:是这样,对于我们来说,总量上应该没问题,但是结构上有很大的问题。第一,高端酒店应该说满足不了需要,因为现在进入了一个休闲旅行和商务旅行的时代。随着奥运会的召开,商务旅行可能更兴旺,现在北京的酒店,已经出现了结构性的不对称,高端商务酒店很有需求,如果再叠加了奥运会的因素,肯定是有缺口的。第二,真正属于奥运的酒店的配置需要有观光型的、新型酒店,更多的是为来参加奥运会,观看奥运会的游客来服务的酒店,目前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着档次、标准、服务方式上的缺口。

    我们目前的一些接待酒店是以前政府的招待所、培训中心转过来的,以前是为政府服务的,不是为游客服务的,所以经营模式、服务方式、设备等方面都是有缺口的。如果大规模新建,就会面临后奥运时代的经营压力,对于北京的酒店来说,更重要的是怎样提升服务档次,这个是需要我们关注的。

    刘德谦:前几天北京市旅游局组织了一个关于奥运会接待方案的讨论会,从发给我的文件来看,准备的是相当周到的,可以说大家不用担心,有政府相关部门管理这个,在接待能力上,不用太操心,至于中间有没有其他问题呢,我觉得可能会有其他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或其他手段来弥补。

    白长虹:目前我们考虑主要还是从应对奥运会接待压力的角度来看待酒店行业的发展,但是我觉得我们的思考起点还应该更高一些,更为重要的是我希望看到奥运会给我们旅游行业的发展和管理带来一些理念上的变化。这两年,携程网和如家的崛起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现象,这两家企业的创办者都来自我们传统的旅游和酒店行业之外,但却给行业本身带来了深刻而巨大的影响。

    奥运会之后,酒店业会不会过剩?

    《21世纪》:现在北京有很多的酒店在新建或者投入运营,目前也有一种担心,会不会奥运之后酒店业将过剩,怎么看待酒店行业未来的投资回报?

    王大悟:其实北京也不是只有奥运需求,北京有休闲需求、商务需求等。另外还有一个,酒店靠经营卖房子赚钱,是赚不了什么钱的,你看哪一个酒店或者哪一个人的第一桶金或者是他赚了第一桶金以后他把钱花在酒店上,有没有?没有的,能够投下去造酒店的人一定是大老板。酒店也一定要靠长期经营,而不是只靠奥运赚点房钱。

    马勇:做酒店靠经营来收回投资是很少的,除了改革开放之处,酒店开起来之后周边的地价升值,他就盈利,还有他的现金流量很大。从市场角度讲,现在进入北京的酒店肯定盈利空间很大,因为政府在鼓励你投资,政策方面有优惠,盈利是非常丰厚的,但是如果从配套来讲,我们非常关注如何盘活现有的存量资源。在举办完奥运的国家里,像悉尼,悉尼的场馆建设得非常好,后来卖了。其实这一次北京奥运会的策划,这次的场馆、所有的功能设施包括配套的酒店,所有的都需要为后期的商务旅游、会展旅游的发展做准备,这两三个星期或许对纯粹的建设的拉动性比较大。

    刘德谦:说到酒店投资的问题,最早的北京和上海的饭店,他们的收入是三方面的,第一个是卖床板,第二是商品,第三是餐饮,但是现在普遍的饭店的商品和餐饮都下降了,都是以“卖床板”作为主体。

    但是,假如经营一个酒店靠卖床板赚钱是赚不了多少钱的,酒店本身是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叫房地产,现在所有的盖的酒店除了少数特别偏僻的地区之外,房产都会增值的。

    另外,经营酒店有多种想法,一般不是说我只盖一个饭店,他想把这个饭店变成他的大的整个的饭店集团,同时还搞管理输出、劳力输出等,还会有其他方面的投资,这就是他整个的部分,比如说很多酒店的周边都有房地产,开发酒店和高尔夫球等,都是结合在一起的,是一个捆绑的东西。

    王大悟:政府想的跟市场想的、老板想的是不一样的,老板有一套专业的想法。

    马勇:旅游地产一般是3到4年就会收回投资,因为他是先造地产,先造酒店,再来提升周边的地段这样的经营模式,而且往往旅游的项目从政府拿地都会有优惠的。如果从短期来讲,可能就出现问题了,但是从长远来讲他的盈利空间是很大的。

    刘德谦:在其他国家,开了奥运会,有一部分旅游业起来了,没有起来的当然有多种原因,但是中国不会出现这种现象,一个是因为中国人口太多,首都不可能会变得冷冷清清,去年中国国内旅游者是13.9亿,比上一年增加了15%,收入增加17.9%,是6229亿,这么庞大的旅游大军,北京是他的目的地之一。

    外国游客到中国旅游当然增速减缓了,世界旅游组织秘书长说非洲增长10%,亚洲增长百分之七点几,中国是百分之六点多,应该说增速慢于亚洲或者是东南亚地区,但是这个增速也是了不起的,去年我们接待国外过夜的入境旅游者是4991万人次,由全球第四上升到跟美国并列全球第三的位置。

    当然会有一些经营差的,在市场经济下就是有这样的,不管形式多好都有人经营不下去,就看资本的运作,就看经营的模式。谁能够认识市场把握市场,有针对市场的对策,他就能够成功。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 抓好餐饮有哪四个关键? 现在的餐饮业既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同时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如何把握商机,及大可能的避免风险,增强企业的竞争力,取得餐饮企业的经营成功,已。 在10月15日,Expedia把精品 酒店 集团的库存信息从它的网站上删除,这是由于双方在合同谈判上未能达成一致。而与Expedia单独签订合同的某几家精品酒店信息仍然能在Expedia的网站。

上一篇:迪拜旗下帆船酒店再次成“全球最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