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海浦东陆家嘴世纪大道8号上海国金中心, 邮编:200120    电话:  

男子吞鱼钩索赔餐馆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目前,油漆涂料行业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就是:品牌化消费越来越集中。在陕西,木器漆以嘉宝莉、华润、卡丹、立邦1687为主要阵营,墙面漆以立邦、多乐士为主要阵营。品牌越 圣诞节、元旦接踵而至,游客出行热情高涨。记者昨日了解到,国内多数旅游城市 酒店 的房价一路走高,预计在元旦期间会迎来高峰。 来自北京酒店网市场部门的数据显示,本 。

昨晚,警方怀疑小周是自己吞下鱼钩恶意敲诈饭店,将其带走询问情况。记者乔军伟 摄 昨晚,警方怀疑小周是自己吞下鱼钩恶意敲诈饭店,将其带走询问情况。记者乔军伟 摄

  男子称在餐馆误吞鱼钩索赔 读者见到本报刊出照片后报料称其不是第一次吞

  到饭店吃饭后自称肚子疼被送往医院,结果竟在接受X光检查时发现胃里有长约1.5厘米的鱼钩。本报前日独家报道了这一匪夷所思的故事(详见本报7月18日A3版《饭馆吃鲫鱼,鱼钩穿胃肠?》),不少读者都很同情这名食客的遭遇。

  然而,昨日一名读者打来电话称,几天前,这名食客刚在另一家饭店如法炮制地骗了800元赔偿费。警方根据线索迅速介入调查,昨晚将这名食客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

  如果您曾有过类似被“吞鱼钩”敲诈的经历,或能认出嫌疑人,请拨打110或联系白云公安分局京溪派出所,亦可拨打本报报料热线81919191。

  文/记者陆建銮、饶贞 实习生廖仕祺

  小周:拒绝承认诈骗 称只吞1次鱼钩

  昨晚,在去京溪派出所接受调查的路上,记者问小周吞下鱼钩时为何毫无感觉,他迅速将话锋一转,称自己忙着找工作,吃饭时间比较赶,以为只是鲫鱼的鱼刺,便没有在意。后来肚子不断地隐隐作痛,才怀疑是吃的食物出现了问题。

  途中,小周称自己文化程度低,因为担心不识字找不到回家的路,平时都很少出门,活动范围一直在其居住的白云区。他多次强调,在寺右一马路的饭店吃到鱼钩是他这辈子第1次碰到这样的事,报警也是第1次。“我最怕去警察局,还得写记录,我连字都不会写几个,多麻烦啊!”京溪派出所的报警记录却显示小周的电话在7月11日曾在该所报警,报警理由同样是在附近的菜馆就餐时吞下一个鱼钩。

  警方提醒,如果有饭店遇到苦肉计类的诈骗情况,一定要等警察到场处理,切务掉入肇事者“私了”的圈套。这些肇事者往往看到警察正式介入事件,就会害怕穿帮找借口离去。

  湘菜馆老板怕报复不敢指认嫌疑人

  记者昨日联系到了被敲诈的湘菜馆老板。第一次通话时,该老板明确表示,几天前声称在他饭店吞下鱼钩的小伙子,和本报所登照片上的小伙子是同一人。然而,十几分钟后,记者再次致电该老板,却换成了老板娘接电话,老板娘表示:“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朋友谢先生是“说着玩的”。记者随后致电谢先生,他苦闷地向记者表示,朋友是怕被报复。

  警方找到了相应的报警记录,证实谢先生的报料确有其事,这家湘菜馆老板确实在7月11日到过京溪派出所。

  昨晚警方将吞鱼钩的食客及其同伴带回派出所后,这家湘菜馆老板竟不敢站出来指证涉嫌敲诈的食客。记者问“敲诈你的人长什么样”时,他支支吾吾地说“记不清楚”了,报料人谢先生随后也将手机关机。

  读者报料:他几天前也吞过鱼钩

  “我见过照片上这个小伙子,上周就是他在我朋友开的饭店自称吃到鱼钩的!”本报前日A3版的报道《饭馆吃鲫鱼,鱼钩穿胃肠?》见报后,在读者中引起很大关注。昨日,读者谢先生给本报打来电话,称自己几天前刚刚见过报道中吞下鱼钩的这个小伙子。

  据谢先生回忆,他的朋友在广州南方医院附近开了一间湘菜馆。7月11日下午,一位小伙子来到快餐店里,点了一条鲫鱼,吃了没多久便称肚子不舒服。随后小伙子很快在店内拨打110报警,又表示要上医院检查。医院X光检查显示,小伙子的胃里有一个鱼钩,他以此要求饭店赔偿。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朋友当时也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打电话给我。”谢先生表示,当晚9时左右,他到达京溪派出所门口,亲眼目睹朋友将800元交给小伙子进行“私了”。

  记者求证:警方确接到类似报案

  记者根据谢先生提供的线索,向京溪派出所求证。警方表示,7月11日,该派出所确实接到这样一宗报案。

  警方透露说,当天接到的报警电话称,一名群众在饭店吃饭时肚子不舒服,希望警方到场调查。派出所警察到场后,该名报警群众称要去医院做检查,且一直坚持自己肚子不舒服,但却不肯说出名字。

  “他一直以肚子不舒服为由,不肯提供身份信息,我们当时也很难处理。”警方表示,这名“受害人”到医院接受检查后,再次拨打110报警,声称饭店老板不愿意负责,要警方前去处理,当派出所警察到达医院后,“受害人”态度又变,称暂时不需要警察介入,让他跟老板自己协商。

  然而,警察在派出所等了很久,都没见“受害人”出现,最后打电话过去问,对方却称事情已解决,不需要警察处理了。

  警方调查:两“受害人”手机号相同

  整个事情中,警方多次到场协助处理,但“受害人”一直托词不肯透露自身信息,且不让警方介入。根据核对,这名“受害人”的电话号码与日前报道中的主人公“小周”的手机号码相同,两者是同一人,也就是说,这个小周一个星期内连续两次吞下了鱼钩。

  据曾接手调查小周在寺右一马路一家湘菜馆吞鱼钩一事的办案警察称,他们在调查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疑点,“这个小周好像很熟手,去到医院就直接要求照X光。”

  “一般来说,如果是吃错东西,肚子不舒服,都是先抽血看看是否食物中毒。但他却十分奇怪,拒绝抽血,只要求照X光。”办案警察称,虽然他们有怀疑,但也缺乏实质证据,而且湘菜馆老板也并未报案称被他勒索,所以他们不可能因为这点怀疑就将小周逮捕。

  医院:患者吃方便面时偷偷溜走

  “那天晚上救护车把这个患者送来时,他坚持不肯接受抽血等常规检查,直接就要求拍片。”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医生回忆说,虽然X光检查发现小周胃部有1.5厘米左右的鱼钩,但医生随后为小周做胃镜时却找不到这个鱼钩。第二天早上再做X光检查发现,鱼钩已到达患者的小肠。第三天检查结果显示鱼钩已掉到大肠下端。

  医生表示,从检查结果来看,鱼钩在小周体内始终是弯沟部分朝下往下掉的,也没有发现患者有胃出血的情况。

  18日早上,医生建议小周吃些东西,希望他能通过排便将鱼钩排出来,“但没想到他在吃方便面的时候,竟偷偷从医院溜走了。还欠下医院2000多元医药费。” (来源:广州日报)

上海浦东丽思卡尔顿酒店 昆明一饭馆为揽客出雷招 取名“饭醉团伙” 赵女士的餐馆多了一个竞争对手,给她带来的最大苦恼是,食客们常常区分不出两家餐馆而坐错地方,让她失去一些赚钱机会。她读。 厦门东方豪悦酒店承租方欠千万租金 租期未到已被转让 “我们装修这家酒店花了数千万元,我们现在还是承租方,业主怎么能随意就将酒店转租给别人,这不是‘一女嫁二夫’。

上一篇:餐厅提供儿童专用餐具 顾客倍感温馨
下一篇:没有了